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全球刷怪

第七百四十四章 锅热倒油(下)

全球刷怪 吹个大气球9 15302 2021-04-11 07:01

  一秒记住【风月小说网:www.fengyuexs.cn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  乌坦城时间下午三点,寒风和暴雪笼罩大地。

   从八月中旬份到十月底,冰雪日夜堆积融化,再堆积再融化再堆积,短短不到三个月,这片大草原的地貌就被彻底改变。地表上形成厚厚的冰层,冰雪下的热带草木,不用想也知道,可定已经冻得死得不能再死。就算来年气候回暖,这片曾经植被繁茂的土地,也很难再恢复到之前生机勃勃的状态。更不用说,雪地里面,还埋着几十万具乌坦城政府来不及收拾也根本不想收拾的尸体。等到春暖花开的时候,这些尸体如果不变异的话,瘟疫也绝对是个大麻烦。

   城池高耸的城墙外,数十万座高高低低的超级大楼,几乎全部被淹没在了积雪之中。只有少数大楼之间,还能依稀看出几分,应该是几天前被清扫过的大楼间过道的痕迹。

   耿江岳从乌坦城里出来,花了三五分钟,才在一片漆黑的城外找到了熊波部落的主楼。

   这幢乌坦城外的第一高楼,左右和后方的三面外墙,全都被积雪覆盖到了十米左右的高度,只剩下前门高高的平台前还露出半级台阶。再往下的台阶和楼前广场,则完全被盖在了雪地下面。

   悬挂在正门外的海狮城“三层通道旗”,迎风乱舞,成为了这幢大楼仅有的身份标记物。

   整座乌坦城地区,以乌坦城主城为中心,俨然已经是可以和以前的那座凛冬城,现在改名为冰原城的那座人类极北大军营相提并论的冰雪都市。

   在这片冰原之上,那些高楼不够的的简易超级大楼,甚至连楼顶都都已经找不着。

   整幢大楼湮没在积雪下,谁也说不清,里面到底还还没有活人。

   “今年这个极冬节,这里至少要死两三亿人。乌坦城从头到尾没管过住在外面的这些人,这些人不该搬来的……”熊波部落的总部大楼一楼前堂,一堆奢侈的篝火,发出暖暖的光。

   大楼的暖气已经关掉了。

   楼里的几千人,正从各个仓库和房间里将过冬的物资搬出来,集中运往海狮城总部大楼——托十三家族和阿鲁组家族的福,这群曾经的海狮城叛逃者,终于在这个冬天,获得了短暂踏上海狮城故土的机会。但不是以海狮城市民的身份,而是以无国籍难民的身份。

   所以这就得说,耿江岳确实是个好人。

   就算不肯原谅他们,但也做不到眼睁睁看着他们面对未知的致命危险。他打算让这些人在海狮城待到这场风波过去后,再遣返他们回乌坦城。

   按窦建华的判断,无非也就是半个月到一个月之内的事情。

   半个极冬节而已,也算不上原则。

   耿江岳看着那四五千人排着长队,忙碌地从转运术的通道两头之间来回走动,也不提醒他们用不着拿那么多,甚至连半个字都不想对他们说。毕竟多年前这群人在海狮城瞎闹的那会儿,如果不是自己的处理能力强大,加上又有草药堂的主体群体撑着,当年的海狮城,说不定直接被闹崩也不是没有可能。这些人不管过得怎么样,实际上,都是不值得被可怜的。

   人群中,有些三四岁大的小孩子,好奇地看着坐在熊波身边的耿江岳,脸上满是懵懂。这么多年,这些被流放的海狮城前住民了,也陆陆续续都有了自己的孩子。

   可孩子们根本不懂也基本不会知道大人之间的恩恩怨怨,熊波部落连幼儿园都没有,更谈不上什么学前教育。这些孩子将来想读书,唯一的办法,要么他们自己出钱办学,要么就是想法子混进乌坦城,让孩子在乌坦城读书。可是这两条路,都不怎么容易。

   前者,他们的收入其实不高。熊波部落的收益和利润,五成需要交给海狮城市政厅,因为大楼的所有权,是归海狮城市政厅所有。海狮城市政厅受伤这笔钱后,再拿出一部分来购买这些人所需要的生活必须物资,以维持住这边的日常运转。剩下五成,则直接归熊波分配。

   这些年来,熊波拿了其中的大头,在乌坦城投资了数量不少的矿场、养殖场和种植园,海狮城的生活物资,从来都不是无中生有。除了耿江岳的供应,贝隆城和乌坦城的总物资产出量,其实远超各国政府想象。但海狮城从来不公布具体数据,其他国家也就没办法搞清楚,耿江岳这群只爱攒钱不爱花的穷逼,这几年到底屯了多少东西。

   “别看,快走!”一名耿江岳看着有点眼熟,曾经或许也算是精致少女的妇女,凶悍地拉住孩子的胳膊,不敢和耿江岳对视,忙低头朝通道入口走去。

   耿江岳收回目光,缓缓对熊波道:“都是自己选的,人的从众心理,很可怕的。遇上傻逼跳了坑,上了贼船就没有回头路。不过乌坦城外的这些人,他们还是被骗的成分比较大。身边的有钱人全都搬走了,穷人没有自己的产业,连油盐酱醋都买不到,可不只能跟着一起搬。可能他们当中有些人,还盼着乌坦城能像别的地方一样,也给他们盖个防护罩吧……”

   熊波道:“这么大的防护罩,没有几万亿东元,下不来。乌坦城也没这个技术。”

   “是啊,可是乌坦城的外面的这些老百姓他们不知道啊。”耿江岳道,“这个世界,太特么残酷了,大家都是人,有些人不过就是想有个瓦片遮头,有口饱饭吃,连这点要求,都特么满足不了,海狮城里养的牛都比他们过得舒服。还有些人呢,吃饱穿暖还不知足,搞不清形势非要跳,总以为普天之下皆是他妈,可谁会让着他们?”

   耿江岳低着头,看着篝火里飘出的红灰。

   熊波抬头看看满屋子搬家的人,笑了笑,道:“这么多年了,还这么大怨气。”

   “不是怨气,是提醒自己。”耿江岳道,“没本事的时候,就老老实实蹲着,什么时候主动权在自己手里了,想怎么跳都行。这个道理,我以后要教给我儿子和徒弟的。”

   熊波微微点头:“虽然听起来是废话,不过确实挺有道理。”

   耿江岳叹道:“能明明白白地把这些废话执行好,也不容易啊。真本事都是训练出来的。得有人帮他们开眼界,得自己去体验,去感受,输输赢赢地参与过,才能把废话学成道理。不然光是坐在家里听人说,自己胡思想乱,当然只能把道理学成废话。”

   熊波笑道:“嗯……这下有点意思了,你比飞哥有文化。”

   “废话,老子贝马大学医学学士、海狮大学哲学和工学双博士学位,《幻灵》核心期刊发了八十六篇第一署名的文章,被引用总次数超过二十万次,全世界幻灵科学研究领域的人都得管我叫爷爷,老子没文化谁有文化?”耿江岳一通得瑟,对自己的牛逼学历感到相当光荣。

   熊波听得不禁叹气道:“我真佩服你,屌丝习气这么多年都改不了。”

   耿江岳道:“一个人童年是什么样的人,长大了就是什么样的人,改不了的。我是屌丝这件事早就是既定事实,不过我媳妇儿和孩子不是啊,将来肯定做人比我有气质。不过我也不差,气质不够,英俊来凑……”说着话,指了指自己肩上的军衔章。

   熊波看了眼耿江岳肩上那“英俊”两个字,哑然失笑:“操,臭不要脸!”

   耿江岳道:“你特么这是嫉妒我英俊的容颜。”

   熊波道:“老子今年六十几岁了,我嫉妒你个毛,老子年轻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抢着要跟老子睡,老子睡过的女人比你见过的都多。”

   “吹牛逼。”

   “这特么有什么好吹的,基本操作而已。”

   “那怎么连个孩子都没有?”

   “……”熊波沉默了片刻,眼神有点飘忽起来,轻声道,“可能有吧,就是不知道现在在哪儿。我年轻的时候,总以为能潇洒走天涯一辈子的,四十几岁遇上李俊飞那小子,当时也一点都没觉得自己老了,看到马依依那样的女人,兴趣也非常浓厚。

   那时候就觉得,孩子都是累赘,女人嘛,睡个几次,也就没意思了……”

   耿江岳道:“波波,你这个思想滑坡得很厉害啊。”

   “环境就是那样的。”熊波道,“我们那个年代的猎魔师,都是隐形的贵族,只要上到钻石级别,女人就自己往你身上扑了,拦都拦不住。

   像我们这种王者级猎魔师,不管去到哪里,待遇上最差都是大员级别,相当于东华国大城市的市长,在海狮城这种小地方,那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就像莫尼那样,大家嘴上都说他给李俊国当狗,可当时海狮城敢在莫尼面前大声说话的,总共也就几个啊。一般的校级军官,看到莫尼都得叫爸爸。结果现在,妈的只要是个喘气的都敢跟莫尼瞪眼珠子,大楼里的扫地阿姨都敢骂他撒尿把厕所地板弄脏。操,我们这些顶尖猎魔师的好日子,全让你个狗日的给毁了……”

   “跟我有鸡毛的关系,这是时势使然。”耿江岳拿出两瓶酒,一瓶递给熊波,然后只是眼神一动,瓶盖就跳了起来。念动力开酒瓶的技术,俨然臻至化境。

   熊波拿过酒瓶子,仰头敦敦敦几口,擦了擦嘴,又问耿江岳:“你打算在这里阻拦希伯联合国吗打乌坦城吗?”

   “拦个屁。”耿江岳道,“现在希伯联合国正义的口号喊得那么响,我要是帮乌坦城,就是跟全世界做对,有什么必要呢?乌坦城里的人,他们是死是活,跟我也没关系,希伯联合国想打就打吧。我还得省着点力气,提防更重要的事情。再说帮了乌坦城,乌坦城外面这二十亿人赖上我怎么弄?老子帮吧,没那个能力,不帮吧,我特么又做了好事反变王八蛋。

   我现在也学聪明了,不是自己的事情,尽量少插手。

   不过……这几天留在这里看看热闹还是可以的,就是不知道他们到底什么时候会打起来。”

   熊波道:“听你这话,还挺幸灾乐祸的?”

   耿江岳道:“反正都是要打,晚打不如早打,打完了,大家全都安心过日子。我也想办法去月球上跑一趟,把该办的事情办了。”

   熊波听得无语。

   登月杀人,大魔王果然是大魔王……

   两个人说话的工夫,大楼里的几千人,已经越走越少。

   耿江岳抬手看看时间,见时候不早,海狮城那边也要开席了,想点开腕表问安安人都到齐了没,结果掉出来一个视窗,却见到安安身边人头攒动。

   看着也不是酒店的环境,分明是在超级大楼里头。

   耿江岳不由奇怪道:“媳妇儿,什么情况啊?”

   安安三言两语,把海狮城的紧急避难活动说了下,耿江岳听完愣了几秒,想想安安这事儿办得好像也没什么不对,点点头道:“嗯……挺好。那今年冬天,就干脆躲地下过好了。有事避灾,没事就当实战演习,提升一点避难经验也挺好。”

   安安笑着问道:“你晚上还回来吗?”

   耿江岳也不说要看热闹的事了,立马道:“回啊,一会儿就回来。”

   把视窗一关,耿江岳收起酒瓶子,起身伸了个懒腰。

   熊波问道:“不看热闹了?”

   耿江岳道:“回家看儿子。”

   熊波淡淡笑了笑。

   耿江岳忽然道:“还是得有个孩子的,波波,你其实心里已经后悔了吧?”

   熊波嘴硬道:“你滚,独立自强的老年人不想跟孩奴说话。”

   耿江岳呵呵一笑,原地消失。

   熊波转过身来,看着那些携家带口往海狮城走的傻逼们,眼底里,隐隐浮现出几分羡慕。

   连傻逼都有孩子,他堂堂天之骄子,却特么的没有……

   确实不正常。

   ……

   海狮城时间晚上七点出头,海狮城主产区一号楼地下避难所里,已经挤得满满当当。每层楼的拐角处和走道上,摆满了各种生活物资,吃喝拉撒用,什么玩意儿都有。

   因为东西实在太多,地下仓库已经堆放不下,只能先就地摆放。

   还有那些过来避难的人,也全都没半点避难的样子,各个都特么像是下来参观似的,对地下避难所的每个角落都充满好奇。轰轰闹闹的,毫无难民的自觉。

   刘嘉拉着咩咩,一头钻进了他俩的小房间。关上门来,把咩咩压在门板上,就先来个色情无比的长吻,亲完后表情相当猥琐,叹道:“我操……好刺激!”

   “刺激你个鬼啊!”咩咩害羞地把他推开,转身看看这狭小的房间,忍不住皱眉道:“这么小的地方,怎么住啊?”

   “不小了。”刘嘉揽住她的腰,在进门就是的上下铺坐下,忆苦思甜道,“以前我们住的地方,最小的格子铺就这么大,一张床,一个丁点大的卫生间。我小学四年级的时候,退学了一段时间,每天就这么躺在床上打游戏……”

   刘嘉随手拿起床头的游戏头盔。

   头盔干干净净的,地下避难所七年没使用,头盔上一点灰尘都没有。

   房间里的空气也很新鲜。

   “我记不大住了……”咩咩把头靠在刘嘉的肩头,轻声道,“我就记得,师父把我从北城带出来,今天刚好是十周年……”

   “不对吧。”刘嘉道,“明天才是十周年,你是极冬节第一天早上被他救出来的。”

   “不是。”咩咩道,“是晚上,我记得的,大半夜的,我们那幢楼被炮弹打中了,一大堆怪物跑进来,还有暖气也没了,冷得要命。我爸爸和妈妈……”

   咩咩说着,突然停住。

   刘嘉难得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头,轻声道:“他们知道你现在过得好,一定会很替你高兴的。”

   咩咩轻轻嗯了一声。

   就在这时,床对面墙上的内嵌式电视机,忽然亮了起来。

   画面上,栗子站在一号楼底下一层的总控室里,一脸认真道:“海狮城所有大楼避难所里的同志们注意了,请马上返回各自的房间,房间编号已经发到你们所有人的腕表里,两个人一间,三岁以下的孩子可以跟妈妈一起住。所有人,马上看起来自己房间里的电视信号和脑波电信号,以及其他通讯设备的信号是否正常,有信号不正常的,立刻报修。

   现在不是演习,现在是正式避难状态。各大楼管理人员,请马上让所有人返回自己的房间,减少不必要的活动。违反规定的,不配合管理的人员,我们将扣除他的避难时期工分……”

   “呀,工分系统都启动了?”刘嘉有点小意外道。

   咩咩道:“战时计划经济嘛,师父老喜欢了……”

   “师父经常脑子不正常……”刘嘉吐着槽,举起腕表,切换了一下屋子里几台设备的信号,见全都非常丝滑,便直接换掉了频道,不想看栗子那张臭脸。

   “十五分钟前,雨林大陆圣灵城时间希伯历三零四二年十月三十日,晚上十点整,雨林大陆新联合政府首任总理选举计票结果公布。

   请看我台驻圣灵城的记者,在圣灵城当地发回的报道……”

   节目画面一转,切到圣灵城当地。

   卡顿了大概两秒后,就见东华国的记者站在圣灵城的马路上,拿着话筒嘴里哔哔哔哔哔地净说废话。圣灵城里头,一大群圣灵城本地土著们,围在城市商业区中心的巨型屏幕前载歌载舞

   不料那名土著老哥却连连摆手,张嘴就打记者脸道:“不不不,我们是在等玄秘职业联赛开幕赛,圣灵城谁当家不一样?反正天天就是压榨我们老百姓……”

   画面突然花掉。

   切回到了东华国国家电视台的演播室,那名主播面不改色地睁眼说瞎话道:“前方信号好像出了点问题,但是看得出来,当地的庆祝气氛还是很热烈的……”

   刘嘉立马喷道:“操!这逼真的不要脸!雨林大陆这是变成东华国的殖民地了吧?”

   咩咩丝毫不感兴趣,淡淡道:“跟我们又没关系……”

   这时门外砰砰两声,有人敲响了房门。楚楚在外面喊道:“嘉嘉,咩咩,刚才酒店的师父把店里的菜送过来了,地下十层公共活动室里在开席,下来吃啊!”

   “好啊!”咩咩连站了起来,打开了门。楚楚往里头探了一眼,见刘嘉穿得整整齐齐,露出坏笑道:“妈妈没打扰到你们的二人世界吧?”

   刘嘉拉长脸道:“知道还问,真的烦……”

   ……

   栗子的号令,似乎进入战时状态就没什么威慑力了。说好的让大家全都回各自房间,结果一号楼的所有人,却全都挤到了地下十层的公共活动区。

   避难所的空间其实不小,因为每层楼的面积,和地面的楼层面积是一样的。

   只是原本分别住在80层之多的大楼里的六万人,现在一下子被压缩进住宿面积只有8层的空间里,人均住房面积缩水到只有原先的10%都不到,才会给人造成一直逼仄局促的感觉。

   但在地下十层的空旷空间里,这种憋屈感,一下子就不见了。

   刘嘉和咩咩跟着楚楚跑下来,一走进地下的大礼堂,就好像回到了地面。

   礼堂大厅里,挤满了海狮城的核心人员。

   海狮城市政厅各部门的头头,海狮城人民护卫军的大佬们,放眼望去,梦梦、梦标、小白、七宝,甚至还有七宝养的七只大狗,全都是熟面孔。

   刚才在酒店里忙活的大厨们,乐呵呵地把装在保温设备的里的菜肴端上满屋子大佬们的餐桌。

   从南区的酒店里这么一路送过来,也怪不容易的。

   地下一层的总控室里,栗子看着地下十层这番庆祝极冬节之心不死的状态,也实在没办法再说什么。大领导的话,说过一次没人听,那就基本意味着没办法了。

   她无奈地叹了口气,闭上眼,靠在椅子上。

   这时身后伸过来两只手,轻轻在她的肩膀上,很专业地按了起来。

   徐震轻声道:“轻松点,不会有事的。”

   “嗯……”栗子小声道,“没事当然最好……”

   总控室的监控屏幕中,楼底下大礼堂里的屏幕,也被人打了开来。

   画面中,是新巴特弗莱深水港的歌舞表演。

   一群这两年刚出道,连名字都叫不上的“国际巨星”,在海边的舞台上蹦蹦跳跳。

   唱的也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,反正栗子很确定自己肯定是没听过。

   一转眼,十年了。少女变大妈,孩子都有了两个,每天的生活就是忙忙忙。还是自己家的帅老头悠闲,天天在办公室里喝茶混日子,也不知道政府干嘛给他开那么高的工资……

   栗子疲惫地想着,不知不觉,就熟睡了过去。

   甚至打起了鼻鼾。

   全球各地,在希伯联合国、中南次大陆联盟和乌坦城三方核弹对峙的当口,一座座城市,在晚上八点过后,居然陆续燃起烟花爆竹。

   海狮城的马路上,野战军、戍卫军团和保安部的人,花了几个小时,终于把所有的物资,全都分发到了主产区的各幢大楼内部,车辆归位,人员返回。

   只是大楼的大门,却始终没有关闭。

   一号楼内的不少食堂工作人员,甚至闲得蛋疼地回到工作岗位,去洗刚才紧急撤离时没来得及洗干净的碗碟,环卫部的人员,也都陆陆续续背着栗子回到地上一层,要把今天的活儿干完。

   在每个人的眼里,今晚过后,明天肯定又是正常的一天。

   事情不做完,明天起来更麻烦。

   关注公 众号

   大楼里的小孩子们,在楼里面憋不住,拉着大人们,纷纷跑出大楼,放起绚烂的烟火。鹤鸣和方文甚至头头从一号楼的内部马厩里,牵出了一匹银飞马,带着儿子在海狮城里飞了一圈。

 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极冬节越来越近。

   海狮城时间十点出头,栗子突然被从总控室音箱里发出的欢呼声惊醒,她一个激灵坐起来,忙问徐震道:“怎么了?”

   徐震笑道:“耿江岳刚才跟安安说,今晚的那群厨师都是人才,让他们入籍了。”

   栗子听得目瞪口呆:“他想干嘛呀?”

   徐震道:“可能是嘴刁了吧,领导当久了,开始贪图物质享受了。”

   栗子直摇头道:“扯蛋,他要享受,也不用一次性让一千多人入籍吧?他人呢?回来了吗?”

   徐震耸耸肩,摇头道:“不知道。”

   ……

   海狮城军管区的校场高台后方,耿江岳随意地坐在一个空位上,仰头看着天上的乌云。

   极冬节还没到,乌云却已经遮住了月光。

   他敦敦喝着酸枣酒,怎么看都觉得这天象不正常。

   主产区的方向,一道道烟火biubiu升空,在天上绽放出绚烂的色彩。

   全世界各地的人,在临近极冬节即将来临的这一刻,似乎已经把几个小时前三国核对峙的事情,彻底忘在了脑后。

   耿江岳抬起腕表,给安安发了条信息:“让大家都回屋吧,我一会儿要去北极点看一下。”

   安安回了个好的。

   没过几分钟,海狮城的街面上,就接连安静下去。

   各幢超级大楼的大门,缓缓合拢。

   大楼内,所有人陆陆续续退入地下,一道又一道一道地下大闸门,缓缓落下。

   海狮城内的54座超级大楼,地面以上的空间,陡然间变得安安静静。

   主产区一号楼一楼,刚刚被拖过的地面上,还留着没蒸发掉的水分。

   各个食堂里,桌椅摆得整整齐齐,厨房里,锅碗瓢盆、油盐酱醋,都放在平时的位置上。

   窗明几净,一尘不染,连烟油都被清理得干干净净。

   一个灶台上,放着某个学徒的吉祥物玩偶。

   总灶台上的点起表数值,全都指在零刻度上,所有的开关,全都关闭着。

   学校的教室里,空无一人。

   只有某个角落里,有个很小的声音,在碎碎念着。

   “全知全能的神啊,感谢感谢赞美赞美你。求你饶恕他们的无知和愚昧,求你让他们将心归于你的灵,求你带他们脱离苦海,求你……”

   吧嗒一声,大楼唯一的一间礼拜堂内,几十盏明亮的日光灯,同时熄灭。

   偷溜出来做了好几个小时祷告的萍姐茫然地抬起头来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   然后想了想,又重新跪了回去。

   一片漆黑中,她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:“感谢感谢、赞美赞美你……”

   ……

   咚……

   咚……

   咚……

   几千里外的新约克郡,长达六百年历史的希伯古堡钟楼,在新约克郡时间晚上10点敲响了钟声。古堡地下的老旧议事厅里,一群人手牵着手,低头默念,用纯正的希伯语做着祷告。

   片刻,祷告的声音停下。

   屋里的灯光一亮,屋子里居然人还不少。

   卡琳娜希伯牵着奥古斯丁的手,环顾四周,沉声问道:“谁没来?”

   “约瑟家族、布鲁伯格家族、道森家族、布奇家族,全都上月球去了,月球上的通讯信号,好像还无法接到这里来。”卡尔梅迪奇解释着,完全看不出希伯联合国轮值主席的架子。

   在这里,十三家族,人人平等。

   “那就当他们弃权了吧。”卡琳娜淡淡说着,转头看了眼时间,“不早了,投票吧。我反对对乌坦城进行核轰炸,那片地方的土地很肥沃,就这么污染掉,毫无意义。”

   卡尔梅迪奇点点头,也举起了手:“我也反对。”

   米高佐敦转头看了眼睁开卡琳娜的手,走到议事厅墙壁巨大地图前的奥古斯丁。

   那张地图上,标着全世界的所有土地。

   土地上,却画着各大家族的族徽。

   世界,不是天下人的世界,而是他们的世界。

   “我也反对。”米高佐敦举起了手。

   “卡戴珊家族反对。”

   “柴尔德家族反对。”

   “摩根家族反对……”

   在座的人,逐一举手,谈笑间,仿佛就决定了世界的命运。

   可就在所有人都达成共识的时候,一个年幼的声音,却响了起来。

   “我同意。”奥古斯丁转过头,嘴角挂着微笑,看着满屋的叔叔伯伯们。

   所有人纷纷奇怪地望向卡琳娜。

   卡琳娜不解地问奥古斯丁道:“孩子,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?”

   “我当然知道。”奥古斯丁转过身来,微笑反问,“为什么不同意呢,你们这群虚伪的垃圾?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